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砂壶茶楼

桂子落画亭,梅影弄碧洲。胜迹追武陵,美酒流心沟。

 
 
 

日志

 
 

(原创)当个好教师  

2010-04-17 21:43:53|  分类: 教育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我当教师”是叶圣陶先生发表于1941年8月23日的教育名篇。如果作为教师没有读过这篇文章,那或多或少是一种缺憾;如果学校领导自己读过这篇文章而没有组织教师也读这篇文章,那平常的师德培训、业务学习肯定不会上很高的档次;如果各级主管教育的行政长官不知道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文章、更不知叶老是谁,你说有关教育、教学的法规能上到科学发展的水准上去吗?

 

先生说如果他为小学老师,他一定认儿童为“小朋友”。他一定特别注意养成小朋友的好习惯,细微之处到教学生轻轻地开关门窗,对象种植菜蔬那样切近的事,也总是教他们经心着意地去做。他教小朋友识字读书,同样也是要养成小朋友语言的好习惯而不只是把教识字读书认作终极的目的。“教识字教读书只是手段,养成他们语言的好习惯,也就是思想的好习惯,才是终极的目的”。先生留下了一段脍炙人口的话,摘录如下:

 

“当小朋友顽皮的时候,或者做功课显得很愚笨的时候,我决不要举起手来,在他们的身体上打一下。打了一下,那痛的感觉至多几分钟就消失了;就是打重了,使他们身体上起了红肿,隔一两天也就没有痕迹;这似乎没有多大关系。然而这一下不只是打了他们的身体,同时也打了他们的自尊心;身体上的痛或红肿,固然不久就会消失,而自尊心所受的损伤,却是永远不会磨灭的,我有什么权利损伤他们的自尊心呢?并且,我打他们的时候,我的面目一定显得很难看,我的举动一定显得很粗暴,如果有一面镜子在前面,也许自己看了也会显得可厌。我是一个好好的人,又怎么能对着他们有这种可厌的表现呢?一有这种可厌的表现,以前的努力不是根本白费了吗?以后的努力不将不产生效果吗?这样想的时候,我的手再也举不起来了。他们的顽皮和愚笨,总有一个或多个的缘由;我根据我的经验,从观察和剖析找出缘由,加以对症的治疗,那还会有一个顽皮的愚笨的小朋友在我周围吗?这样想的时候,我即使感情冲动到怒不可遏的程度,也会立刻转到心平气和,再不想用打一下的手段来出气了。”

 

我要是能在我初为人师的时候读到叶老的这篇文章,我就不会发生打学生的事情,也不致我因曾经打过学生而留下深深的歉疚和忏悔之情。这件事过去整整二十四年多了,可一直压在我的心头,直到今天我才想着要写出来,真诚地向我的那两位学生道歉,但愿他们有机会能看到我闪烁着真诚的文字,从而原谅我,并仍然认我是他们的老师;我向他们的爸爸妈妈还有更上的一代表示我的歉意!我之所以要写出来,当然也要告诫和教育更多的象我这样的愚人。

 

那天下午,我上完了初二的英语课。我的课总是很幽默生动的。正当我要收拾录音机、教本准备离去的时候,我的学生们,男男女女的都在笑,有的是带着调皮的狡猾的笑,当然也有几个胆小的只在一旁象看戏一样地注视着。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凭直觉,这跟我上课是没有关系的,课后学生的反应不该是这样的。我正在纳闷,这时,有几个胆大的让我看黑板。我扭过头去,居然看到了一行字,这一行字让我顿时变了个样,我的师道尊严刹那间凝结成一股愤怒地往头顶上串的火焰。我问平时虽有些调皮但还是很可爱的学生讲是谁写的,这个学生的爸爸我喊舅舅,他的奶奶是我从小到大喊的外婆,而他的外婆却是我小学的启蒙老师,她虽然只教了我一个学期,许多事都忘了,唯独还记得父亲领我去她家里报名上小学的事儿。那学生硬是不肯说出是谁写的,任凭我怎么发火,就是不肯说出来。我那时一定很丑,粗暴得很,我把你当哥们在问你,而你却不告诉我!我的脑子一下子短路了,巴掌不由自主的抡过去了,两记清脆的耳光,他一定很疼,一定出现了象叶老说的红肿的痕迹了。小朋友大概都吓坏了,因为这之前我没有对这班小朋友动过粗,他们平时对我都非常亲,用学校书记的话说,我周围总有一大帮“小喽喽”跟着转,可怎么也想不到两记很重的耳光就这样落到了平时很可爱的小不点的脸上了。后来其他的小朋友指认了写这行字的学生了,我看到那时他可能已经吓坏了,可我早已气上加气了,你居然可以把老师当“狗”,那我还做什么老师啊。你还不敢站出来承认是你写的,那我应有的威严到哪里去了,还做什么老师啊,我把录音机使劲往地上一摔,同时两记耳光响在他的小脸蛋上了。

 

那黑板上写着不就是“屠一狗到此一游”吗?我当时为何就没有一点儿的教育机智呢?我为何在这之前就没有读过叶老的那段文字而就这样地陷自己于“丑”老师的境地呢?我完全可以有“上中下”三策来应对当时的局面,即使是下策也比我打他们耳光好啊。当我看到那一行字时,我可以哈哈大笑,说,“好啊,老师领着你们这帮小狗学汪汪,dog dog bark bark”,这是上策,在小朋友眼里小狗小猫小猴小猪并不一定就是恶意的骂人啊,我一句幽默俏皮的话不就可以化解了,即使他出于不好的动机侮辱我,我不也巧妙地回敬了吗?我也可以这样对同学们说:“老师今天很幸运撞上了一只会说人话的小狗了,如果是人,会这样说老师的吗?大家说怎么处理他啊?”此是中策,发动学生对他不礼貌的行为进行批评。“谁家的小狗没拴住随便尿尿,回家叫老狗好好管管”此是下策,你居然敢说老师是狗,那我索性顺着这个思路,不唯是你,连你家长也一并骂进去吧。即便是这样的下策,也比我动粗的要好啊。

 

事后,双方大人并没有为难我,当时家长的普遍素质同现在一小部分家长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了。赵姓学生的爸爸,我喊舅舅的,只是想与我沟通一下,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我知道这中间,我的启蒙老师一定在叫他保持冷静,原谅我的过错。在我的心里,我不知道有多少次要向我的学生表示歉意,可是就是放不下面子,后来因工作调动,我不再担任这个班级,学生离我也远远的了,就一直没有机会当面再提起。另一个忻姓学生的家长在校长书记的协调下也没来找我的麻烦,他父亲是镇上较有名望的人,只听说学生的妈妈是很不舍得儿子这样的被我打的。这件事一定给我的那班学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他们的眼里,我肯定不是好老师了。那时我同时还带着两个高一班级,每周十八节课。学校基于我的工作量,不久让我放弃了这个初中班的英语教学任务,专心教高中了,我也就再也没有机会向我的那班学生重新塑造好老师的形象了。我为什么要打他们呢?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顽皮捣蛋是孩子的天性。我初为人师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当年还有好几个孩子被我打骂过。我并不是一做老师就打学生的。初一时学生对英语兴趣很浓,加上内容少,自然也归功于我用心教,学生明显掉队的人很少。可到了初二,两极分化就出现了,好多孩子由于跟不上教学节奏,要记的内容多起来,不再象以前那样可以轻松记住,于是开始慢慢掉队,逐渐产生厌学现象。主要反映是上课捣乱,不专心听课,学习成绩越来越差。要是那时候有人好好引导我,适时地给我指导,也许也不会出现我因“狠铁不成钢”而打骂学生了。有好几次个别学生“坏”到我不能安稳地进行上课,我除了拖他出去罚站,甚至动手实在也没有其它好的办法了。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成为一个好老师的念头。有那时的日记为证:

 

一九八三年一月二十三日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我奋战了一天一夜,阅卷毕,成绩也出来了。初二(4)班31个及格,90分以上8人,初二(2)班21个及格,初二(3)班22个及格,(注:我带三个班级,每周十八节课,现在的老师很难想象)成绩比期中略有提高。说明学生还是有潜力的。下学期我必须再大抓一下,特别是4班,我发现4班同学比较活跃,也较懂礼貌,男女同学都甚可爱,这是我以前所没体会到的。只有对学生爱,对学生严,才能使学生爱你,使你在他们心目中有威信。我最大的优点是没有架子,我可以同任何人交朋友,只要他或她肯学,有上进心。我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耐心,怕烦,喜欢清净。今后我必须扬长避短,团结每一个同学,使其对英语有兴趣,让他们想到跟这样的老师学是幸福。说说容易做做难,但我一定要抱着这个主旨,立志在几年里把横溪中学英语教学质量低下状况改变过来。所以,我要多加强进修提高,要让学生有一杯水,自己必须有一桶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真害怕,到时学生们提问会把我问哑,他们讲的对话我不能流利的对上。我时时感到已经有这个趋势。金玉梅、胡宇洪两同学最为厉害,不过这是好事,学生应该超过老师,但我不想是在此时。所以必须在抓紧尖子的同时,努力提高自己的会话水平。下学期有条件的话,组织一个英语口语兴趣小组,让横溪中学的英语学习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如今,我的很多曾经被我打骂过的学生现在是“亦师亦友”了,那个女学生,书包和铅笔盒子都被我扔出窗外了,用她的话说,跟我“造热”(宁波话,意思是吵架),多次在师生的聚会上提起这件难忘的轶事。而我却在想,我当时为何要打骂呢?为何要把女学生的东西扔出窗外去呢?历史的天空闪烁着几颗星,而在我的心中却时刻会浮现那几个捣蛋鬼的容颜,所有的我的弟子们,特别是一九八九年前挨过我打骂的,(那年后我再也没有跟学生动过粗)都四十开外了呵,如果你们能看到老师的这些话,请在这儿接受我对你们的道歉,并祝福你们!

 

兜了好大一圈子,再把话题拉回到叶老的文章上来。叶老说他还要做小朋友家属的朋友。他必须与他们的家属达成一致意见,共同养成小朋友的好习惯。所以,我们现在有的学校坚持召开家长会,不定期地展开家访,是十分有必要的。

 

叶老说如果他作中学教师,他决不将他的行业叫做“教书”,正如他决不将学生入学校的事情叫做“读书”一样。“在学生方面说,重要的在于消化那些经验成为自身的经验,说成“读书”,便把这个意思抹杀了,好象入学校只须做一些书本上的工夫。”教师也不是只是教学生把书读通,而“要使学生能做人、能做事,成为健全的公民。”教师不过是年纪长一点儿,经验多一点儿罢了,教师只是“帮助学生得到做人做事的经验”,因此,叶老决不说“教书”。他教学生成为一个健全的公民,所以,“无论学校里行不行导师制,无论我当不当导师,我都准备如此,因为我的名义是教师,凡教师的名义的人,谁都有帮助学生的责任”。叶老指出各门功课的目标,“如国文科在训练思维,养成语言文字的好习惯,理化科在懂得自然,进而操纵自然之类”,但他更明确地强调“各种功课有个总目标,那就是‘教育’————造成健全的公民。每一种功课犹如车轮上的一根‘辐’,许多的辐必须集中在‘教育’的‘轴’上,才能成为把国家民族推向前进的整个‘轮子’。叶老说,他要教学生 “处于主动的地位”进行学习,学生如果“被动的事情做得太久了,便不免有受刑罚的感觉”。

 

叶老接下去说如果他是大学教师,他也不将他的行业叫做“教书”。他的行业是“帮助学生为学”。他不会将好的书或资料私藏起来,不会象那种拳教师,往往藏过一手,使徒弟无法超过师傅。“将书或材料认为私有的东西,侥幸于自己的‘有’,欣幸于别人的‘没有’,这实在是一种卑劣心理”。叶老说“我要做学生的朋友,我要学生做我的朋友”。这种谦和大度怎不令人肃然起敬呢?

 

“无论当小学、中学或大学的教师,我要时时记着,在我面前的学生都是准备参加建国事业的人”。叶老先生的这篇教育杂谈真的值得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细细品读。每一位老师都要自问一下,在素质教育喊了这么多年后,我还是不是好教师?我是不是想当个好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85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