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砂壶茶楼

桂子落画亭,梅影弄碧洲。胜迹追武陵,美酒流心沟。

 
 
 

日志

 
 

《缘督诗心》序  

2009-11-25 09:01:47|  分类: 缘督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鄞州日报十一月二十四日A7版发表了甬上文化名人、著名学者戴松岳老师为我的诗集《缘督诗心》写的序,现将全文登载。

 

为一宝的诗集作序,我满心喜欢又有踌躇。

1982年初春的一天上午,当我惆怅地来到鄞州横溪中学校门时,迎面相逢的是一个长须及胸的年轻小伙子,他热情地接过我的行李。我以为他是校工,或是体育老师。后来才知道,他姓屠名一宝,教英语,毕业于杭州大学,还喜欢喝酒。“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原来他是校友!还爱喝酒!于是我们便成了酒友。每天晚上,如在校,必喝酒,喝则必买一大壶黄酒六斤,他三斤半,我二斤半。以炒倭豆、花生米、虾皮、海蜒之类下酒。席间自然谈古说今,评文论诗。于是一切疲惫、迷茫皆随风而散。大有“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之乐也。记得1983年12月26日夜11时,恰逢毛主席诞生90周年,酒酣之际,两人爬出校门,直至横溪水库。夜云蔼蔼,湖波淼淼,天地一色,万籁无声,上下回顾,惟余两人。此时兴起,一宝高吟毛主席词《沁园春·雪》,诗《七律·长征》等,我亦击节和之。席间论诗之得失或世道人心,每有会心处,则相视一笑,举一大白。一宝此时22岁,正是青春年少之时,激情所至,化为诗行,于是常有《诉衷情》、《高阳台》及绝句等诗词之作,亦于席间示余,并详述其中本事。其真情诚意,每每为之动容,感慨于人世之悲盖不全于际遇,更由于心之恋矣。于是又举一大白以沉醉不知悲苦。偶有所感,余亦再作冯妇,按其韵和之,于杯盘狼藉之间,两人互诵其诗,相与唱和,焦灼之心,浮躁之气遂为之平和。其间之乐,至今思之,恍若前世。

 

当时农村中学生古典文学知识贫乏和古代历史常识欠缺,令人焦虑。为此在高中历史复习中我用两个课时讲唐代文化一节中的唐诗。课堂上,我从初唐四杰讲到晚唐小李杜,一宝则肃立一边,巡视课堂。我每介绍一人,一宝则吟诵其诗,如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骆宾王之《咏蝉》,李太白之《将进酒》,杜子美之《蜀相》,又如白居易之《琵琶行》,李商隐之《无题》,杜牧之《赤壁》等等。一宝声如洪钟的吟诵之声使枯燥的历史课变得情意绵长,成了情趣盎然的欣赏会。这一课的深远影响使那些来自山区、农村的孩子们知道了在中学课本之外,竟还有如此浩瀚的文化典籍和宏富的美文佳作,从而激起了他们对历史和外语的兴趣和热情,最终又化为高考时这两课出人意外的好成绩。

 

那一届学生毕业后,我与一宝各奔西东,虽时有相逢,同在酒桌,但再无当时气氛和情趣。青春作赋,皓首穷经,在经历了二十五年的人生风雨后,一宝已成为宁波市首位公派英国留学进修的中学英语教师,宁波中小学外语教育的知名人士。他的沉着,他的稳重让我忘记了那一段神采飞扬、激情浩荡的岁月。

 

直到今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在他的办公室里,他说他想出一本诗集,问我行吗?我疑惑地看看他,你还在写诗?还会写自由诗?真的,他说他还是网易博客的红人呢!一宝拿出厚厚的一叠诗稿,我一看目录,霎时惊呆了。于是翻阅诗稿,并不由自主地吟诵起其中的诗篇,久远的往事也随之浮上脑海,那一刻,我梦回横溪,百感交集。就欣然接受了写序的任务,却又久久不能下笔,直到今天。

 

当细细读完一宝的诗集后,我对一宝有了颠覆性的认识,对他的艺术天赋和诗词作品也有了新的体悟。在读他的作品时,我常常想到黄宗羲,想到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浙东文化,想到在中国诗坛独树一帜的浙派诗。以黄宗羲为初祖,以宁波诗人周容、李邺嗣、郑梁、姜宸英、万斯备、万斯同为早期成员的浙江诗派是中国诗歌史上历时最久、人数最多的诗歌流派。有着极为鲜明的地域特色和个性特征。我知道,一宝也许并不注重或执意于某一流派的传承。但这恰恰说明了在同一文化背景下,诗人们常常会有相似的追求。这种文学传统的承接和展现,在一宝的诗中是很明显的。这也说明了我们浙江这样的文化大省,她的丰厚的文化资源对她的子民们是一种世代承继的馈赠。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浙派诗的三大特点“宗宋诗、重学问、主性情”来谈谈一宝诗歌创作的特色。

 

浙派诗人的三个特点都具有针对性。宗宋诗,即反对独尊唐诗;重学问,则主要针对浅薄空疏,日以诗为事的诗人而已;主性情,即反对以色调(或格调)说排抑个性。以浙派诗的宗旨归纳而言:就是在体裁、题材选择中不宗一体,不拘一格,而是博采广纳,众体皆为;在创作手法上,强调学养知识,注重文化含量,追求哲理体悟;在感情表达时,主张直抒胸臆,张扬个性,以情感人。对此,黄宗羲都有明确的表达。

 

“夫诗之道甚大,一人之性情,天下之治乱,皆所藏纳。古今志士学人之心思愿力,千变万化,各有至处,不必出于一途。今于上下数千年之中,而必欲一之以唐,于唐数百年中,而必欲一之以盛唐。盛唐之诗,岂必不佳,然盛唐之平奇浓淡,亦未尝归一,将又何适所从耶?是故论诗者,但当辨其真伪、不当拘以家数。(《南雷诗历·题辞》)

 

“昔之为诗者,一生经史子集之学,尽注于诗。夫经史子集,何与于诗?然必如此而后工。(马虞卿制义序))

 

“余乃与之言,读书当从《六经》,而后《史》、《汉》,而后韩欧诸大家。浸灌之久,由是发为诗文,始为正路,舍是则旁蹊曲径矣。”(《高旦中墓志铭》)

 

“诗以道性情,夫人而能言之。然自古以来,诗之美者多矣,而知性者何其少也。盖有一时之性情,有万古之性情。夫吴歈越唱,怨女逐臣,触景感物,言乎其所不得不言,此一时之性情也。孔子删之以合乎“兴、观、群、怨”,“思无邪”之旨,此万古之性情也。”(马雪航诗序)

 

“向令风雅而不变,则诗之为道,狭隘而不及情,何以感天地而动鬼神乎?”(《陈苇庵年伯诗序》)

 

细读之后,凡黄宗羲所倡导并为浙派诗人所遵循的创作理念在一宝的诗集中得到了鲜明的显现。

 

在诗歌的体裁、题材上,举凡古典诗歌方面的古体诗如古风,近体诗中的七绝、七律,五绝、五律,以及词作中的长调小令均有所作,而于现代诗中的自由诗更是创作颇丰,异彩纷呈。更令人瞻目的是诗集中的英文诗。限于学识所囿,我无法欣赏其英诗意蕴,但据一宝介绍,有一些英文诗是他应外国友人之约而写的,当其所作得到外国友人的推崇后,觉得意犹未尽,则再将诗译成中文,并在此基础上,隐括其意,赋诗填词。于是一种情思化为三种诗体,三种诗体共蕴人间真情。而诗人在这种诗体的变换中,把自己微妙的情思寄寓其中,以待知音,并在知音的激赏中获得诗意的美丽。可以说,一宝在新时代、新文化的层面上,超越传统而达到诗歌创作新的境界,开拓诗歌创作的新领域,这在高手如云的宁波诗坛中,可谓是一匹旁逸而出的“黑马”,一个独立孤傲的行吟诗人。

 

重学问在诗集中体现为作者深厚的学术背景和深刻的哲理体悟以及深远的文化意蕴。这从书名中便可获悉。其诗集名为《缘督诗心》,源于庄子《养生主》中的“缘督以为经”。意为为人处事要像气功师沿着督脉行气那样,遵循中正之道,顺应自然。这也表露了诗人的人生态度。由于诗人中外文化和古典文学的知识背景,使他的诗往往带有特有的文化观照和历史嬗变的沧桑之感。这不但表现为诗作中所咏本事的历史遭遇所引发的人生感悟,也表现为诗歌中所蕴含的那种惆怅以及惆怅下的文化意蕴。如我们在读《高昌古城》时,会感受文明毁灭的痛楚;在读《题苏武牧羊》、《读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有感》时,会有命运不由自主的悲怆;在读《渡轮》时,会体悟人心阻隔的无奈;而读《我选择的路》时,又会联想起罗伯特·弗洛斯特的名诗《未选之路》,以及回想在人生之路选择时那种惶惑无助的惆怅和徬徨……正是这种贯穿古今、融通中外的文化背景和知识结构,使一宝的诗更为隽永耐读。

 

在诗歌的感情表达时,诗人更显示出滂沛的元气和澎湃的激情。一般而言,愤怒出诗人,激情出诗人,因而诗人往往都是痴情之人,惟有情者方能为诗人。一宝的诗集中最多的是他的性情之诗。这里有他对世事不平世道不公的愤懑之情;有他对中华文化、九州山河的自豪之情;也有他对故乡母校、古朴风俗的眷恋之情。但更多的是对人间真情的吟哦。而人间真情不外乎亲情、友情和爱情。诗人以一唱三叹、款款深情倾诉亲情之美,丧亲之痛,以高山流水、相知相乐抒发友情之乐,失友之悲。这些诗都可圈可点,可思可悟,然更令人注目的是他的爱情诗。在一切感情中,爱情无异是最诡异奇妙的感情,从本质上说,爱情从来就是一种激情,她不会保持常态,但却在迸发时主宰一切、创造一切、毁灭一切!人的一生,或许不曾有永远不变的爱恋对象,但却有永恒不息的爱情。爱象一条河流,一旦萌生便不会回头,而是一波未灭,一波又起,生生不息,直至尽头。正是这种生生不息的爱之波涛,使诗人的心永远年轻,永远充满期盼,并在期盼中放声歌唱!其中佳作,既有诗词之低诉微吟,又有自由诗之高歌狂呼,其激情澎湃处穿云裂石,其凄婉哀怨处如泣如诉。凡此种种,有心者皆可于中体悟领会之。

 

在一宝的诗中,我特别喜欢《六月》,这也可谓他的诗的一个典型文本。今引之如下:

 

院落里最后的一朵玫瑰

终于在水晶般闪亮的月光下

悄然投进了夜风的咏叹

摇曳醉人心脾的神韵

那落地的绝响

合着最后的一个音符

勾起藏身于地府中的无数花魂

透过枝叶

噙满一串串乳白色的泪珠

泛在再无声息的月夜

 

还是那一片皎洁的月光

曾经映照着花儿的春天

而采花的少年却再也不能步履轻轻

追逐他心爱的姑娘

烙在彼此眉间的吻痕

抑或已被苍老的皱纹无情地抹去

谁知还在谁的心头

留下香吻的甜蜜

那朵玫瑰终于凋谢了

合着最后的一个音符

六月也就这样地走了

在再无声息的月夜

 

诗无达诂。诗一旦写成就脱离了作者而成为客观存在,所以对诗的理解也因人而异,因境而迁。但对此诗,我还是愿意强作解人,谬言一二。

这诗可说是一宝贯穿古今、融会中西的典型之作。既是自由诗,又借鉴了慢词中分为两阙的形式,前后往返回复,一咏三叹。而在爱情信物的选择中,又由西方文化中特有的玫瑰作为意象。用西方诗歌流畅的节奏倾诉中国男儿的心路历程,其间又夹以中国古典诗词中的词语。因而整首诗就显得典雅、深沉。虽有叹息却哀而不伤。这正是一个成熟男子的轻喟。人到中年,已无少年时的轻狂和青年时的偏执,在历经人生沧桑后已明了自己人生的航向,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格和执著。在这里,诗名象征着诗人的行程。六月正是一年的中端,正是炎炎盛夏,意味着成长的休息和收获的来临。一宝也正年届五十,正是人生的正午,处在人生的高台。是人生中最自由、从容的时刻,因为累累硕果正摇曳枝头等待收获。为此我衷心地祝愿一宝在人生的路上自在地行走。

文毕,不知可充序否?

 

                                                                                                                                           2009年月10月28日

相关链接:

鄞州一宝记 2009/11/6 9:17:00 BY 张曙波 http://blog.bledu.net.cn/u/6/archives/2009/679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9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